克洛普、多特蒙德与利物浦衰落之忧

利物浦惨淡的开局似乎与克洛普在多特蒙德的统治后期有着令人不安的相似之处…

“作为一名球员,当你感觉自己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就,有了一些经验,你突然不想再对任何事情说“是”了。我想这是人的本性。”——苏博蒂奇。

这句话摘自拉斐尔·霍尼格斯坦(德国知名体育记者)的书《带来噪音》(Bring The Noise),该书描绘了克洛普2018年之前的职业生涯。引用的这一章详细描述了2013-2015年多特蒙德发生的事情,当时情况似乎在螺旋下降。

到处都是问题——没有比拜仁慕尼黑肆无忌惮的掠夺更有效的了。克洛普和多特蒙德受到了慕尼黑转会策略的致命打击,他们不仅决定挑选最好的球员,还要从身边的球队中挑选最优秀的球员。

格策、莱万多夫斯基和胡梅尔斯都前往安联竞技场。香川真司的名字也可以放进来,深受克洛普喜爱的他转会曼联。

现在的境况与苏博蒂奇的表达有相似之处。多特蒙德遭受了一系列的伤病,他们引进了一名新的前锋,接触了因莫比莱,结束了俱乐部历史上最成功的时期。

当回想克洛普在多特蒙德的最后阶段时,一个问题浮现出来:他的管理风格有保质期吗?

也许这就是这段引用如此引人入胜,如此可怕的原因。它是交给JFK陪审团(刺杀肯尼迪)的一张纸。它是告诉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从禁闭岛逃走的小纸条。它是解释了2012年夏天谁会让罗杰斯下课的信封。

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关于利物浦本赛季迄今为止表现的预言和偏见。一些人认为只是暂时的低迷,而另一些人想的更远。

其中一个理论是这个过程已经开始了。那颗“克洛普足球”的缝合线已经断了,再也打不进气了。这个团队的成果应该会带来更多的成功,并给予他们更多的尊重。内心的怪兽不再存在了。

经过五年的艰苦努力,在质量和欲望上超越对手,精神和身体疲劳的结论已经确定。再加上中场伤病和新的战术,情况不尽如人意太正常了。

这种说法与利物浦本赛季夺回球权(668次)排名第二的事实不符。正如我们最近在The Review上讨论的那样:对于像纽卡斯尔这样对球权毫无兴趣的球队,你怎么施压?

这是所有表现最好的球队都面临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利物浦在本赛季的集体施压数据(680),与曼城、曼联、阿森纳和切尔西一起位列联赛的后五名。

克洛普带领利物浦踏上了这样一段旅程,在整整一代人的时间里都是未知的旅程。如何改变常胜将军是新的任务。

上个赛季球队的平均年龄为27.1岁,在克洛普的带领下,这一年龄逐年增加。对富勒姆的比赛中,一半的先发球员都超过了30岁。

考虑到体育科学的进步,球员的年龄与价值并不是二元对立的,但俱乐部在夏季签约努涅斯、拉姆齐、法比奥-卡瓦略和阿图尔时,显然考虑了年龄。

他们都在27岁以下,这与27岁以上的奥里吉、南野拓实和马内形成了鲜明对比,顺便提一下,他们都因在新俱乐部的表现受到了严厉批评。

中途改变方向盘,在飞行时建造飞机……或者你想用任何类比来描述在标准如此之高的情况下拼凑出一个新的侧面,实际上这都是建立在非常好的基础上的。

如果有人表现出不想再说“是”的迹象,他们可能就得离开,哪怕是萨拉赫。这是苏博蒂奇没有提到的事情。

他把这描述为一种选择,放弃是摆在桌面上的可选项。这是利物浦和多特蒙德之间的关键区别,由周围人物、故事和次要情节所产生的。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长寿”科洛普,这是一个无人见过的版本。内在重建,超越七年之痒,这已经发生了,只要找回一些丢失的属性。这些事情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我们不做罗宾-范佩西式的快速修复。

当然,担心很正常,小题大做也没问题。我想这是人类的本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